死亡手机(1)之末班车

  小妹,想买哪一款呢?” banana手机店里人  潮涌动,一位漂亮的营业员小姐站在手机柜台里,  向徘徊在柜台前看手机的韩芊芊热情的询问着。  韩芊芊伸手将额前垂下来的一缕长发撩到耳  后,俯下身子,仔细的观摩着玻璃柜台里那一部部  精美的高档手机。然后目光落在那部纯白的  banana身上。“小姐,麻烦把这个拿出来让我看一  下,谢谢。”  营业员欣然将手机递给韩芊芊,然后用她十分  专业的营销手段,竹筒倒豆子似的介绍着这款手机的各种优点。  可惜韩芊芊一句也没听进耳朵,她的注意力现在全都在手中这部她心仪已久的banana上,真是太漂亮  太喜欢了,好有爱,好想要啊!  “多少钱?”韩芊芊抑制住内心的澎湃,试探的问道。  “这个啊,现在的价格是6799元,对于刚上市的新款,这个价已经很优惠了哟。”  韩芊芊一阵汗颜,把玩了一会儿,就不置可否的把手机还给了她。  营业员小姐一见她的表情,马上改变策略说:“我们店里可以分期付款的,首付只要2000块,很优惠的  哟。”  “呵呵,谢谢了,我再看看。”  “哎,还有合约价的,小妹要不要再看看?”  韩芊芊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走开了。现在她身上和银行卡里的钱加起来,也就够一个首付,她失落的走  出手机专卖店,在大街上像个无主游魂一样慢步行走着,一路上脑海中都在回忆那部banana的美丽倩影。  “哪里弄那么多钱去啊?卖肾?不不不,身体是爸妈给的,不能干这种傻事!卖身?算了吧,不是吃那  碗饭的料。唉,原来自己身上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好悲哀啊。”  她下意识的转了转中指上的那枚散发着淡淡光华的银戒指,对她来说,这枚普通的银戒指,就是她最珍  视的东西了,虽然它值不了多少钱,但送这枚戒指给她的人却曾经带给她幸福的滋味,只是后来……心酸  了。  一张清秀的小脸映在夕阳的余辉里,美丽中带着一丝倔强,想起曾经的美好,不禁莞尔一笑,只是这微  笑当中,却隐隐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忧伤。  今天是星期天,学校不上课。韩芊芊本来是和自己的室友李澜一起来逛街的,不过李澜的男朋友中途打  电话说有急事找她,她只好撇下韩芊芊匆匆的走了,剩下韩芊芊一个人从中午逛到现在,因为口袋里没什么  钱,她只买了一些日常用品和几袋零食,加起来也不到一百块钱。父母都是下岗工人,还有一个念高一的弟  弟,这样的家境,自己又怎么好意思大手大脚的花钱?  这么胡思乱想着,抬头间,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忽然空气中扑来一阵诱人的香味,把爱吃嘴的韩芊芊  勾了过去,原来是路边的烧烤摊。真香,逛一天也饿了,韩芊芊就从小摊上买了三串烤鱿鱼,边吃边往公交  站走去,准备回学校。  当她经过一条没有什么行人的小巷子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形矮小,贼头贼脑的中年男人正迎  面走来。直到与他相距只剩五米左右的时候,韩芊芊才恍然间察觉这个人有点可疑。两只眯眯眼好像有企图  似的盯着自己看 不会这么倒霉吧?逛个街也遇到色狼?怎么  办?”韩芊芊的心跳不期然的加快了,同时加快步  伐提高警惕,心里计划着,万一要是他有不轨之  举,自己就大喊救命然后拼命的跑。  “小妹,等一下。”在与他即将擦肩的一霎,那  男的果然说话了。  “你……你想干嘛?”韩芊芊闪到一旁,紧张的  问,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要不要手机?”那男子说话时,手里不知什么  时候多了一部手机出来,动作鬼祟眼神游离,好像生怕被别人看见似的。  “手机?不,不,我不要。”韩芊芊见他只是想卖手机给自己,便松了一口气,当下婉言拒绝。然后继续  朝前走。  那男子朝四下里张望一下,当即跟了过去,在韩芊芊身后压低声音道:“别急着走啊,要不要先看看  货?最新款的banana,便宜卖。”  “banana?”韩芊芊一听这句话,心里不由猛的一跳。双腿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转身对他说:“真的还  是假的?多少钱卖?”  “小妹,我看你像个学生,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这手机是我‘借’来的,绝对的行货,如果是假的,你直接  拣块砖往我脑袋上招乎。诚心要的话,2000块钱让给你。”  韩芊芊将信将疑的把手机拿过来玩了一下,还挺新的,屏幕清晰细腻,手感很好,倒也不像是山寨的,  应该是真的吧。不过要2000,而且来路不明,还是不要算了。便把手机还给他对他说:“我没那么多钱,算  了吧。”  “喂喂喂,先别走啊,价钱可以再商量商量。你能出多少?”  韩芊芊摸了摸口袋,只剩下两百块钱了。虽然卡里还有钱,不过她知道绝对不能当着一个陌生人去ATM  机上取钱,这太危险了。  就对这个形相有点不堪的大叔说:“我身上只有200块钱。”  “200块?小妹你不是开玩笑吧,这……这实在太少了,再加点儿。”男子拿眼斜着她说。  “我知道,200块你肯定不会卖的,不过我真的只有这200了。唉,还是拉倒吧。”说完韩芊芊迈步就走。  见她就要走远,那男子考虑了一下,最终做了一个痛不欲生的决定,一咬牙追上去“小妹,200给你。”  “什么?200你也肯卖?” 韩芊芊根本不敢相信。  “唉,儿子生病了急着用钱,让你捡个大便宜得了。”男子把手机递给她,等着她掏钱。  韩芊芊有点犹豫,俗话说,贪小便宜吃大亏,天下哪有掉馅饼的好事啊?不过话已经出口了,如果再反  悔的话,搞不好惹怒了这位怪叔叔,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再说一个山寨banana也不止200块钱吧?  行,就买下了。万一是假货,也就当捐给灾区人民了。  于是便把两张一百的塞在他手里,那男子摇摇头道:“唉,200块钱一个这么好的手机,我屁股都要亏掉  了。小妹妹,你运气真好。”  韩芊芊尴尬的笑了笑,感觉自己的确占了他一个大便宜,可是身上真的没有钱了。不然再给他一两百就  好了。忽见自己手里还有一串烤鱿鱼,便微笑着说:“那我再给你一串鱿鱼吧。”说着,把那串烤得焦香扑鼻  的鱿鱼递给他男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还是接过了那  串鱿鱼,对她说:“你心地倒好,唉,有句话本来  我不想说的,不过……还是告诉你吧,如果你觉得  这部手机用着不太舒服,就及时把它卖了,但是千  万别扔啊,记住了,祝你好运。”说完便转身快速  的离去。消失在巷尾深处。  韩芊芊对他刚才的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什么  叫用着不太舒服?还说什么千万别扔,这怪叔叔是  不是神经有点问题?好好的手机谁会扔啊?莫非,  这手机有质量问题?可能是吧,也难怪他肯定200块钱卖给自己。不管了,反正用不了就拿来撑面子吧。呵  呵。  韩芊芊高兴的拿着这部心爱的banana上了公交车,这是回医学院的最后一趟末班车了,车上的人不  多,稀稀拉拉的分布在偌大的车厢里,韩芊芊拣了个靠后的座位坐下。当即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兴奋的  玩着游戏。  公交车去学校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车身微微晃动,韩芊芊此刻的精神全部集中在切水果上面,正切  得过瘾,突然,屏幕弹出电量低的提示,然后屏幕一暗,就自动关机了,韩芊芊扫兴的叹了口气,看了看窗  外,两旁的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亮了,秋天的大风从窗口猛烈的灌进来,让人感觉有些冷,后脖子凉  嗖嗖的,韩芊芊把窗户拉上,然后用手掌十分爱惜的擦拭着手机屏幕上的指纹痕迹。  可就在擦的过程中,手机的屏幕镜子里,突然倒映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  模样不同寻常,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韩芊芊心脏猛的一紧,天哪,她是谁?她急忙转头一看,在她身后的座位上,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怪怪  的女人不声不响的坐着。还以为是一道幻影呢。是真人倒也还好。  “吓死我了!”韩芊芊暗暗松了口气,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脯,一颗狂跳的心才慢慢放缓节奏。不过她突  然又觉得不对了,自己上车时身后明明是一排空荡荡的坐位,却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冒出这么一个怪女人,她  是什么时候上车的?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唉,看来是刚才玩游戏玩得太入迷了吧。  韩芊芊这么安慰着自己,不一刻,公交车便到达了学校东门处。  车缓缓停住,哧的一声,车门自动打开。韩芊芊拎着两袋东西匆匆的下了车,公交车随后开走,可是,  就在她无意间抬头看向公交车尾部的刹那间,她惊恐的发现,在汽车的后玻璃车窗上,竟然趴着一个披头散  发的女人!正是刚才坐在自己身后的那个怪女人!她的双手和脸紧紧的贴在玻璃上,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非  常诡异,凌乱的头发中隐隐透出来的半张苍白的面孔,好像还在对着自己发笑!  韩芊芊有点被吓傻了,呆呆的站立了一分多钟,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离奇的场景,那  个女人究竟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她?她为什么要坐在自己身后?为什么要狠狠的盯着自己?为什么还要对  自己露出如此古怪的笑?!  一连串的‘为什么’像泡发了的干木耳一样,在她的脑袋里逐渐膨胀,填满,直到胀得生疼!一阵冷风吹把  痴愣愣的韩芊芊吹得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四周空无一人,她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已经有  点不听使唤了,当即发一声喊,拼命的往学校宿舍跑去……  敬请期待……,  小妹,想买哪一款呢?” banana手机店里人  潮涌动,一位漂亮的营业员小姐站在手机柜台里,  向徘徊在柜台前看手机的韩芊芊热情的询问着。  韩芊芊伸手将额前垂下来的一缕长发撩到耳  后,俯下身子,仔细的观摩着玻璃柜台里那一部部  精美的高档手机。然后目光落在那部纯白的  banana身上。“小姐,麻烦把这个拿出来让我看一  下,谢谢。”  营业员欣然将手机递给韩芊芊,然后用她十分  专业的营销手段,竹筒倒豆子似的介绍着这款手机的各种优点。  可惜韩芊芊一句也没听进耳朵,她的注意力现在全都在手中这部她心仪已久的banana上,真是太漂亮  太喜欢了,好有爱,好想要啊!  “多少钱?”韩芊芊抑制住内心的澎湃,试探的问道。  “这个啊,现在的价格是6799元,对于刚上市的新款,这个价已经很优惠了哟。”  韩芊芊一阵汗颜,把玩了一会儿,就不置可否的把手机还给了她。  营业员小姐一见她的表情,马上改变策略说:“我们店里可以分期付款的,首付只要2000块,很优惠的  哟。”  “呵呵,谢谢了,我再看看。”  “哎,还有合约价的,小妹要不要再看看?”  韩芊芊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走开了。现在她身上和银行卡里的钱加起来,也就够一个首付,她失落的走  出手机专卖店,在大街上像个无主游魂一样慢步行走着,一路上脑海中都在回忆那部banana的美丽倩影。  “哪里弄那么多钱去啊?卖肾?不不不,身体是爸妈给的,不能干这种傻事!卖身?算了吧,不是吃那  碗饭的料。唉,原来自己身上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好悲哀啊。”  她下意识的转了转中指上的那枚散发着淡淡光华的银戒指,对她来说,这枚普通的银戒指,就是她最珍  视的东西了,虽然它值不了多少钱,但送这枚戒指给她的人却曾经带给她幸福的滋味,只是后来……心酸  了。  一张清秀的小脸映在夕阳的余辉里,美丽中带着一丝倔强,想起曾经的美好,不禁莞尔一笑,只是这微  笑当中,却隐隐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忧伤。  今天是星期天,学校不上课。韩芊芊本来是和自己的室友李澜一起来逛街的,不过李澜的男朋友中途打  电话说有急事找她,她只好撇下韩芊芊匆匆的走了,剩下韩芊芊一个人从中午逛到现在,因为口袋里没什么  钱,她只买了一些日常用品和几袋零食,加起来也不到一百块钱。父母都是下岗工人,还有一个念高一的弟  弟,这样的家境,自己又怎么好意思大手大脚的花钱?  这么胡思乱想着,抬头间,发现天色已经不早了。忽然空气中扑来一阵诱人的香味,把爱吃嘴的韩芊芊  勾了过去,原来是路边的烧烤摊。真香,逛一天也饿了,韩芊芊就从小摊上买了三串烤鱿鱼,边吃边往公交  站走去,准备回学校。  当她经过一条没有什么行人的小巷子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形矮小,贼头贼脑的中年男人正迎  面走来。直到与他相距只剩五米左右的时候,韩芊芊才恍然间察觉这个人有点可疑。两只眯眯眼好像有企图  似的盯着自己看 不会这么倒霉吧?逛个街也遇到色狼?怎么  办?”韩芊芊的心跳不期然的加快了,同时加快步  伐提高警惕,心里计划着,万一要是他有不轨之  举,自己就大喊救命然后拼命的跑。  “小妹,等一下。”在与他即将擦肩的一霎,那  男的果然说话了。  “你……你想干嘛?”韩芊芊闪到一旁,紧张的  问,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要不要手机?”那男子说话时,手里不知什么  时候多了一部手机出来,动作鬼祟眼神游离,好像生怕被别人看见似的。  “手机?不,不,我不要。”韩芊芊见他只是想卖手机给自己,便松了一口气,当下婉言拒绝。然后继续  朝前走。  那男子朝四下里张望一下,当即跟了过去,在韩芊芊身后压低声音道:“别急着走啊,要不要先看看  货?最新款的banana,便宜卖。”  “banana?”韩芊芊一听这句话,心里不由猛的一跳。双腿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转身对他说:“真的还  是假的?多少钱卖?”  “小妹,我看你像个学生,我就实话跟你说吧,这手机是我‘借’来的,绝对的行货,如果是假的,你直接  拣块砖往我脑袋上招乎。诚心要的话,2000块钱让给你。”  韩芊芊将信将疑的把手机拿过来玩了一下,还挺新的,屏幕清晰细腻,手感很好,倒也不像是山寨的,  应该是真的吧。不过要2000,而且来路不明,还是不要算了。便把手机还给他对他说:“我没那么多钱,算  了吧。”  “喂喂喂,先别走啊,价钱可以再商量商量。你能出多少?”  韩芊芊摸了摸口袋,只剩下两百块钱了。虽然卡里还有钱,不过她知道绝对不能当着一个陌生人去ATM  机上取钱,这太危险了。  就对这个形相有点不堪的大叔说:“我身上只有200块钱。”  “200块?小妹你不是开玩笑吧,这……这实在太少了,再加点儿。”男子拿眼斜着她说。  “我知道,200块你肯定不会卖的,不过我真的只有这200了。唉,还是拉倒吧。”说完韩芊芊迈步就走。  见她就要走远,那男子考虑了一下,最终做了一个痛不欲生的决定,一咬牙追上去“小妹,200给你。”  “什么?200你也肯卖?” 韩芊芊根本不敢相信。  “唉,儿子生病了急着用钱,让你捡个大便宜得了。”男子把手机递给她,等着她掏钱。  韩芊芊有点犹豫,俗话说,贪小便宜吃大亏,天下哪有掉馅饼的好事啊?不过话已经出口了,如果再反  悔的话,搞不好惹怒了这位怪叔叔,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再说一个山寨banana也不止200块钱吧?  行,就买下了。万一是假货,也就当捐给灾区人民了。  于是便把两张一百的塞在他手里,那男子摇摇头道:“唉,200块钱一个这么好的手机,我屁股都要亏掉  了。小妹妹,你运气真好。”  韩芊芊尴尬的笑了笑,感觉自己的确占了他一个大便宜,可是身上真的没有钱了。不然再给他一两百就  好了。忽见自己手里还有一串烤鱿鱼,便微笑着说:“那我再给你一串鱿鱼吧。”说着,把那串烤得焦香扑鼻  的鱿鱼递给他男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还是接过了那  串鱿鱼,对她说:“你心地倒好,唉,有句话本来  我不想说的,不过……还是告诉你吧,如果你觉得  这部手机用着不太舒服,就及时把它卖了,但是千  万别扔啊,记住了,祝你好运。”说完便转身快速  的离去。消失在巷尾深处。  韩芊芊对他刚才的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什么  叫用着不太舒服?还说什么千万别扔,这怪叔叔是  不是神经有点问题?好好的手机谁会扔啊?莫非,  这手机有质量问题?可能是吧,也难怪他肯定200块钱卖给自己。不管了,反正用不了就拿来撑面子吧。呵  呵。  韩芊芊高兴的拿着这部心爱的banana上了公交车,这是回医学院的最后一趟末班车了,车上的人不  多,稀稀拉拉的分布在偌大的车厢里,韩芊芊拣了个靠后的座位坐下。当即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兴奋的  玩着游戏。  公交车去学校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程,车身微微晃动,韩芊芊此刻的精神全部集中在切水果上面,正切  得过瘾,突然,屏幕弹出电量低的提示,然后屏幕一暗,就自动关机了,韩芊芊扫兴的叹了口气,看了看窗  外,两旁的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点亮了,秋天的大风从窗口猛烈的灌进来,让人感觉有些冷,后脖子凉  嗖嗖的,韩芊芊把窗户拉上,然后用手掌十分爱惜的擦拭着手机屏幕上的指纹痕迹。  可就在擦的过程中,手机的屏幕镜子里,突然倒映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  模样不同寻常,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韩芊芊心脏猛的一紧,天哪,她是谁?她急忙转头一看,在她身后的座位上,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怪怪  的女人不声不响的坐着。还以为是一道幻影呢。是真人倒也还好。  “吓死我了!”韩芊芊暗暗松了口气,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脯,一颗狂跳的心才慢慢放缓节奏。不过她突  然又觉得不对了,自己上车时身后明明是一排空荡荡的坐位,却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冒出这么一个怪女人,她  是什么时候上车的?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唉,看来是刚才玩游戏玩得太入迷了吧。  韩芊芊这么安慰着自己,不一刻,公交车便到达了学校东门处。  车缓缓停住,哧的一声,车门自动打开。韩芊芊拎着两袋东西匆匆的下了车,公交车随后开走,可是,  就在她无意间抬头看向公交车尾部的刹那间,她惊恐的发现,在汽车的后玻璃车窗上,竟然趴着一个披头散  发的女人!正是刚才坐在自己身后的那个怪女人!她的双手和脸紧紧的贴在玻璃上,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非  常诡异,凌乱的头发中隐隐透出来的半张苍白的面孔,好像还在对着自己发笑!  韩芊芊有点被吓傻了,呆呆的站立了一分多钟,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离奇的场景,那  个女人究竟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她?她为什么要坐在自己身后?为什么要狠狠的盯着自己?为什么还要对  自己露出如此古怪的笑?!  一连串的‘为什么’像泡发了的干木耳一样,在她的脑袋里逐渐膨胀,填满,直到胀得生疼!一阵冷风吹把  痴愣愣的韩芊芊吹得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四周空无一人,她发现自己的两条腿已经有  点不听使唤了,当即发一声喊,拼命的往学校宿舍跑去……  敬请期待……